当前位置 :主页 > 装修学堂 >
麦氏违法扩墓
发布时间:2021-11-25

  2012年3月15日,湛江市纪委麦某某(自称其是湛江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麦教猛的弟弟)带领几名人员到坡头区纪委,要求坡头区纪委派员与他们一起到龙头镇政府,找龙头镇政府有关领导商量麦氏扩墓事情。坡头区纪委派出梁某某等人和他们一起到龙头镇政府,找到龙头镇政府有关领导,在他们的要求下,找到工作人员一起商量,龙头镇政府的有关工作人员明确指出,扩墓占地违反国家殡改政策,建议他们不要做违反国家政策的事情。

  时隔一个月后的2012年4月15日上午9时,麦氏在未经村镇两级任何人同意的情况下出动5台大客车,20余台小车,2台混凝土搅拌车,约300余人,强行进入上蒙村长坡岒(麦氏祖墓所处的岒)进行扩墓。在他们队伍中,既没有小孩也没有妇女,全是青壮年,其中有3040人穿着警服和头戴钢盔,手持木棒,凶神恶煞,一副打架的样子。上午10时,上蒙村群众发现此事后,向村干部反映,村干部随后带领几名村委到现场劝其不能扩墓占地。麦氏仗人多势众,根本听不进劝告之言。有个别蛮不讲理的人还动手打伤刘姓(上蒙村有三姓:庞、刘、陈)的副村长,在劝告无效的情况下,村委干部向镇政府领导汇报情况,要求上级派人来处理。约11时许,龙头镇政府干部,龙头镇派出所干警、坡头区政法委书记、坡头区公安干警以及吴川政法委书记和干警等陆续赶到现场。此时上蒙村的部分群众也陆续来到现场。在坡头区政法委书记和吴川市政法委书记等领导作初步调查后,决定在现场召开会议,要求上蒙村和麦氏扩墓者各派出5名代表参加会议,会上领导提出三点意见:

  上述三点意见,双方代表一致同意。区、镇两级领导马不停蹄,经多方努力,於下午3时许请来挖土机清理现场。事情本来上很顺利的。但是在挖土机进入现场清理途中,麦氏方多人手持木棒阻拦挖土机进场施工,经多劝说,还不让开。麦氏扩墓者的野蛮行为,激怒了在场的上蒙村部分群众,一时间,群众激情爆发,冲向拦阻挖土机的麦氏人员,当即发生冲突,互相推打,互相投掷石块、泥团,场面极度混乱,幸得公安干警及时控制局面,才避免更多人的人员受伤。在这次冲突中,上蒙村共有8人受伤,其中5人头破血流,3人轻微受伤。

  4月16日,上蒙村干部到现场察看,发现被毁林木数百枝,用混凝土铺建墓地1200多平方米。原旧墓地约4平方米,新扩墓地上原来的300倍!

  麦氏毁林事件发生后,被麦氏打伤的上蒙村干部、群众,未得到麦氏的一分钱赔偿,公安干警还拘留了上蒙村一名群众,而麦氏方的凶手和永生肇事者却逍遥法外,对此,上蒙村的群众很不理解,是不是麦氏有大官在幕后操纵,公安干警不敢抓人?还是公安干警行政不作为?希望广大群众明察,不要恐官,要齐心协力挖出事件的幕后指挥,严惩凶手,为上蒙村群众平冤。

  姓麦的说得挺好听了,你们的祖先教你们霸占我们的土地吗?教你们带挖土机来扫墓吗?叫你们带武警打我们村民吗?请问你们的祖先为什么要埋在我们的土地里。

  广东省湛江市坡头区龙头镇上蒙村黑恶势力已经在当地恶作多年,特别以庞沛飞村长(强迫村民签名投票选举)、庞沛锋青年会长(黑社会性质)的黑恶势力长期在当地打砸无辜民众,以敲诈勒索、开设开设地下赌场为主要收入,每次发生打砸无辜民众情况下报警都不了了之。

  上蒙黑恶势力已经在当地恶作多年,特别以庞沛飞村长(强迫村民签名投票选举)、庞沛锋青年会长(黑社会性质)的黑恶势力长期在当地打砸无辜民众,以敲诈勒索、开设开设地下赌场为主要收入,每次发生打砸无辜民众情况下报警都不了了之。

  上蒙兄弟,为什么你们理直气壮的文章没有人顶啊?是不是因为你们在颠倒是非?还是根本就贼喊抓贼?

  中共中央国务院: 情况反映人:麦氏众人 因湛江市坡头区公安分局对上蒙村村民打伤麦氏民众及砸烂麦氏的车辆一事至今未作出处理,特请求贵领导监督湛江市坡头区公安分局尽快处理该案,维护麦氏民众的合法权益。 请求事项 1、请求监督湛江市坡头区公安分局尽快处理上蒙村村民打伤麦氏民众及砸烂麦氏的车辆一案; 2、要求上蒙村赔偿麦氏受伤民众的医疗费等相关费用及受损财物的相关费用; 3、要求湛江市坡头区公安分局严惩肇事者。 事实及理由 2012年4月15日11时,麦氏家族大小老幼共百余人与往年一样到龙头镇奎塘村拜祭祖先扫墓。那里的祖坟已经很久没有修整过,到处杂草丛生,不少祖墓已经快变成一片平地,而且因为祖坟就在奎塘村村边,平日里近村村民都把耕牛迁到这坟里面放牧,到处都是牛的粪便。看到这情景,麦氏民众感到有愧于祖先,商议后决定要进行简单而必要的重修。 为了此事,在清明节前后,麦氏民众已经派人与其他村的村长们进行商议,并征得他们的认可和支持。于是,在扫墓当天,麦氏民众便按照与其他村村长商议好的计划和要求,用水泥在坟地的周围按原坟地的大小围了一圈,高度不超过10厘米。 然而,在施工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十多名开着摩托车的青年突然出现。他们凶神恶煞,满脸杀气,其中一人冲着麦氏民众吼道不准修墓,要修就要拿三十万给他们,还自称是上蒙村的青年协会会长。 麦氏民众认为麦氏家族的祖坟位于奎塘村,与上蒙村无关,于是与上蒙村的青年进行交涉。谁料,那位上蒙村的青年协会会长更加愤怒了,大声叫嚣着如果麦氏民众不交钱就“每个人都给一枪,一枪一个”,并且打电话叫来更多的人。这时,麦氏民众也报了警,几位警察也来到了现场,暂时控制了局面。 下午一点多,麦氏众人扫完墓来到泊车处,准备开车返家时,只见那位上蒙村的青年协会会长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拦截住他们。他们跑过来夺走了麦氏众人的锄头,并打算用锄头行凶,幸好在场的警察制止了他们。他们见行凶不成,便用锄头将麦氏众人的车辆的前玻璃砸碎,并大声吼道“你们休想出去了,叫我们所有人都过来”,其凶狠的态度完全无视了当时在场的几名警察。 下午两点左右,麦氏众人再次准备坐车离开,却发现所有的路口已经被上蒙村的人们用横放的汽车给堵塞了。麦氏众人被团团围困在里面。 上蒙村的人们越来越多,还有车辆载人过来。他们有的手持大刀、钢管、棍棒等凶器,有的在岭砍树制作凶器,有的甚至持有枪械,当时有些围观看热闹的邻村村民对麦氏众人说“他们这些人都是很恶的,是这个地方的地方蛇、地霸”。 就这样,麦氏众人被围困在那个岭上,不允许喝水与吃饭,长达八小时。四点左右,三四十个警察到达现场,但却无济于事。 在被围困的过程中,上蒙村再次要求我们拿三十万元人民币给他们,否则,后果严重。但麦氏众人实在没有方法和能力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看到向麦氏众人勒索三十万元巨款无望,便叫嚣着要开来勾机捣毁麦氏的祖坟。麦氏众人马上表示反对。这时,那个上蒙村的青年协会会长命令道“冲上去!打他们!全部砸烂他们的车辆!出了事情我负责!”。在他的一声令下,上蒙村的数百人手持棍棒、大刀向麦氏众人冲过来,见人就打,见车就砸,甚至连年近八十的老人家都不放过,逼使他躲进了车辆底下,最后还阻止麦氏众人打120叫救护车救治伤者。 在他们的暴行下,麦氏众人共24部车辆被全部砸碎,麦氏多人被刀砍伤。其中最严重的是麦虾二(男,汉族,1966年4月1日出生,住址为广东省遂溪县北坡镇林场路1号林场宿舍,身份证号码为919),被铁水管及刀等器械打伤后,伤及头面部、左眼及背部为主,左眼部被打伤失明,出血六小时,四肢也受到外伤,紧急送外医院后,被诊断为左眼挫裂伤,视神经挫伤,球后出血,玻璃体积血,眼脸挫裂伤,随时面临失明;背部软组织挫伤;右手手指裂伤。麦虾二为住院治疗已花费数万元的巨款,如今他仍然需要继续住院接受治疗,而且随时伴随终身左眼失明的残废的症状。麦虾二的身心遭受了严重的伤害。 在事件发生后,麦氏众人立即向湛江市坡头区公安分局报案,希望他对肇事的上蒙村村民进行处理,赔偿麦氏众人所遭受的损失,还麦氏众人一个公道。然而,自麦氏众人报案至今已有两个多月,但湛江市坡头区公安分局仍未对该事件进行处理。在事件发生期间,在场的数十名警察人员竟没有采取行动收缴上蒙村的伤人器械;在上蒙村的暴行升级后,他们竟无法制止上蒙村的暴行,消极地采取行动,致使麦氏众人面临严重的生命威胁;甚至事发期间,有位身穿警察制服的官员与上蒙村的一位村民聊得很友好,并用“辉哥这一称号称呼那位村民”;如今,湛江市坡头区公安分局又未及早处理该事件。上述事实令麦氏众人十分不解,甚至怀疑当地公安分局是故意行政不作为。 6月16日,上蒙村的村民在湛江坡头区一带发传单,颠倒了事实真相,合理化自己所做的暴行,并将自己描述为受害者。他声称事件的缘由在于麦氏众人“强行进入上蒙村长坡岭进行扩墓”。但事实上,麦氏家族的祖坟并不位于上蒙村,而是位于奎塘村,且已有数百年的历史。麦氏民众每年清明时节都到此地扫墓,与奎塘村村民友好地聊天,并把果品分给他们。因此麦氏民众与奎塘村的村民一直相处甚好。如今,上蒙村以麦氏违法扩墓为由,突然冒出干涉麦氏民众修墓,并勒索钱财,打伤麦氏民众,砸毁麦氏车辆,并试图将林木被毁的责任推卸在麦氏身上,如此恶劣的行径为众人所不齿。 综上所述,上蒙村缺乏理据强行阻止麦氏修墓,向麦氏勒索三十万元未果后,打伤多名麦氏民众,并砸毁麦氏上山祭祖的二十四部车辆,医疗费用及财物损失共计三百万余元。由于湛江市坡头区公安分局至今为对该事件作出相关处理,特恳请公安部监督湛江市坡头区公安分局尽快处理上蒙村村民打伤麦氏民众及砸烂麦氏的车辆一案,严惩肇事者,并要求上蒙村赔偿麦氏受伤民众的医疗费等相关费用及受损财物的相关费用,以维护麦氏众人的合法权益,还麦氏一个公道! 此致 情况反映人:全族兄弟

?